郑国是一个多义词,请在右侧义项中选择浏览 西周末至战国初重要诸侯国之一,姬姓。 战国人物 当代少将
打开
郑国 (西周末至战国初重要诸侯国之一,姬姓。)

郑国(前806年-前375年)是西周末至战国初重要诸侯国之一,姬姓,伯爵,周宣王二十二年,封其弟王子友于郑,是为郑桓公,最初的封地在今陕西省凤翔一带,后迁到今陕西省华县一带,周平王东迁时的郑国已经迁至今河南新郑一带。第三代君主郑庄公时最为强盛,号称春秋小霸主,疆域约有今河南北半省之中部,庄公之后诸公子争位,国势渐弱,兼之郑国地处中原,四周皆有强邻,发展受限,虽然子产执政时曾一度中兴,最终于郑康公二十一年被韩国所灭,子孙以国为氏,是郑姓的由来。

- 收起最新报道
    中文名称
    郑国
    首 ? ?都
    新郑
    英文名称
    Zheng State
    主要城市
    新郑,鄢,制,颍谷,长葛
    简 称
    货币
    布币
    所属洲
    亚洲
    政治体制
    君主制
    主要民族
    周族和商族
    国家领袖
    郑桓公,郑武公,郑庄公
    国君姓氏
    姬姓郑氏
    建国时间
    周宣王二十二年(前806年)
    誉称
    千乘之国、春秋小霸
    灭亡时间
    韩哀侯二年(前375年)

    1简述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郑国,别名奠国,国君姓姬,伯爵。春秋战国时期重要诸侯国

    周宣王二十二年(前806年)封周厉王幼子友于郑,今陕西华县,史称郑桓公,郑桓公墓位于陕西省华县。周幽王时期,郑桓公身为周王室的司徒,看出西周马上就要灭亡,于是,在太史伯的建议下,于桓公三三年(前774年)将郑国财产、部族、宗族连同商人、百姓迁移到东虢国和郐之间(今河南嵩山以东),在今河南省新郑市,这是郑国历史上有名的东迁。

    桓公三十六年(前771年),犬戎杀死周幽王和郑桓公,桓公之子武公即位,继位的郑武公攻灭郐和东虢国,建立了实际独立的郑国,定首都为新郑。武公在位二十七年去世,儿子庄公登基。郑武公和郑庄公都是周平王手下的卿士,很好的控制了自己属下卿大夫的势力,在春秋初年,郑国非常活跃。甚至,一段时间之内,强大的齐国也对郑国礼让三分,曾跟随郑国讨伐宋国,甚至求助于郑国。庄公时代郑国内部肃清了反叛势力,外部灭了许国,败了宋国,还射中了周天子桓王的肩膀,是当时最强盛的国家,史称“郑庄公小霸”。庄公在位四十三年去世。儿子厉公驱逐太子自立为君。

    厉公在位二十八年间,郑国大乱,从此郑国日益衰落,齐国逐渐取得有利地位,开始控制周边小国。厉公下传两代到了缪公,以后郑为晋、楚两国威逼,几乎年年不得安宁。缪公下传两代到襄公时期,楚国曾攻占郑国,襄公忍辱存国。襄公下传四代到简公时,郑国任用子产为相执政,铸造刑鼎,发展经济,救助百姓,因而郑国重新富强。简公下传四代到哀公时,晋国韩、赵、魏三家强盛,郑国再次衰弱。哀公之后的幽公时期,韩武子攻占郑国,杀害了幽公。后来幽公之弟繻公复国,多次与三晋发生战争。繻公之后的康公时,韩国再次强盛。康公二十一年(前375年)韩哀侯率军再次攻占郑国,郑国灭亡,国土并入韩国。立国432年,历21君。

    2地理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郑国的面积不大,约一、二百里,童书业说:“各国疆域大小的等第,大致楚国最大,晋次之,吴次之,齐次之,秦次之,越、燕次之,宋次之,鲁次之,卫、郑、周最小。”

    郑国初在西方,西周末封于郑,在近畿之棫(音:榆)林(今陕西凤翔南),后迁拾(今陕西华阴市、华县),后东迁都新郑(今新郑县附近)。其疆域约有今河南北半省之中部。大致:东有汴梁,至兰考。南包许昌,达禹州,西距虎牢,北越黄河。纵横约一二百里之间:东经112°--118°之间,北纬34°-35°之间,东南为广阔的黄淮平原。郑国地区属暖温带大陆性气候,四季分明,年平均气温14.4°C7月最热,平均27.3°C1月最冷,平均0.2°C;年平均降雨量640.9毫米,无霜期220天,全年日照时间约2400小时。境内大小河流分属于黄河和淮河两大水系,其中有流经郑国段的黄河。

    疆域

    郑武公东迁,郑国立足中原腹地开始了新的发展。武公灭虢、郐等十邑后继续扩张领土,初步确立了郑国的疆域范围。其子郑庄公在位期间,郑国的扩张达到顶峰,疆域更加扩大。“其地有开封府之祥符、兰阳、中牟、阳武、鄢陵、洧川、尉氏、郑州、河阴、汜水、荥阳、荥泽,凡一州十一县。亦兼涉杞县,与楚接界。陈留与陈接界。封丘与卫接界。许州府为所夺许国之地。禹州为栎都。汝州之鲁山、郏县本楚以饵郑,旋复为楚夺。又阑入卫辉府之延津县,河南府之登封县、巩县、偃师县,陈州府之扶沟县。怀庆府之武陟,归德府之睢州,其地俱在今河南一省。其阑入直隶大名府之长垣县者,为祭仲邑。东明县有武父地,仅弹丸黑子而已。”“其疆域达至东有汴梁,南包许昌,西距虎牢,北越黄河,略有今河南北部半省之中部,地处当时‘天下’的中心,纵横约一、二百里之间。”

    郑武公期间灭虢、郐等十邑,确立了郑国“前颍后河,右洛左济,主芣、騩而食溱、洧”的基本版图、:虢在今河南荥阳;郐在密县附近;邬即河南偃师;补在今河南汜水县;历,即栎,今河南禹州,为郑国大邑,郑厉公曾居栎,郑国曾纳周王于栎;莘,位于今郑州市管城区一带,弊、舟、依、几地不知何处,当在郑州、洛阳一带。华阳,《国语·郑语》说:“史伯对桓公,虢、郐十邑,华其一也。”华即华阳,春秋属郑,战国属韩。故城位于新郑市区北 20 公里的郭镇华阳寨周围一带,平面呈南北长方形,各面城墙中部均有折曲,周长约 2300米,面积约 0.36 平方公里。至此,郑国“前颍后河,右洛左济,主芣、騩而食溱、洧”,大致北起郑州,西北至虎牢,西到偃师南部,西南达禹州,南至郾城,北与宋国相邻,两国之间有空地。居于今河南中部地区。

    郑庄公积极向外扩张,使郑国的势力达到鼎盛,多次伐宋,争夺两国间隙地。隐公十一年召集诸侯以王命伐许,取胜,虽然没有灭许,但是许君为郑控制,郑国的势力扩展至许昌附近。《左传·隐公十一年》载:“息侯伐郑,郑伯与战于竟。息师大败而还。”李玉洁认为“这段史实说明息与郑地域很近。然而今河南省息县是息国故地,与郑国故地的新郑相距甚远,约七、八百里之遥,中隔蔡、陈、沈、道、柏等国。《汉书·地理志》‘汝南郡’条下有‘新息’,孟康注曰:‘故息国,其后东徙,故加新云。’清人钱坫在《新校注地理志》卷五《汝南郡》推定:息国的地址原在郑州以西的天息山。息与郑斗争失败后,为避郑患,向东南迁徙,就是今之河南省息县。迁徙之前,息国故地可能在新郑附近。息国南迁后,故地极可能为郑国所占领。”

    另外,隐公十一年,周王以苏忿生十二邑换取郑国四邑,事实上郑国并未全部占有苏忿生之十二邑,而且占有的一些邑也很快叛郑。这件事反而使郑国失去嵩山以西的四邑。

    总体来看,郑国的疆域,东至牛首(今陈留镇西南、通许县东北的牛首城),东南至鄢陵、扶沟,南至许昌、临颍,西南至禹州市,西至颍水上游,北至虎牢接黄河,拥有今河南省中心腹地地区。

    都城

    郑桓公初封于郑,也称西郑,传统认为在今陕西省华县境内,随着考古学发展,一些西周时期的青铜铭文逐渐出土,郑地多认为是今泾河之西一带,郑桓公初居棫林,即今陕西省凤翔县雍水以北,秦都雍城遗址及其附近地区,后徙拾,即汉代京兆郑县,今陕西省华县一带。郑桓公于周幽王时任司徒,觉得见王室多故,大难将至,遂迁徙其民于东虢国和郐国之间,今河南荥阳一带。后来郑桓公死于国难,他的儿子郑武公灭东虢国和郐国,定都于溱洧间,今河南新郑郑韩故城,仍用郑名,后人为区别始封之郑称之为新郑。

    郑国故城郑国故城

    新郑当时处天下之中,四通八达,地理位置优越,文化底蕴深厚,约七千年前就有人类在此活动,先后孕育了裴李岗文化,还有仰韶文化、龙山文化、商文化、周文化,是我国开发较早的地区,为郑国在此营建新都提供了良好的经济、文化基础。郑国定都于此近四百年,即有利于农业、商业发展,又有利于军事防守。韩国灭郑之后,把国都从阳翟迁到新郑,足见此地的重要性。由于郑韩两国先后在此建都,因此新郑又被称为郑韩故城,在东周时期做为诸侯国都城长达五百余年,历时之久仅次于齐国都城临淄。

    其他城邑

    鄢,《春秋·隐公元年》:“郑伯克段于鄢”,鄢即鄢陵,故城在今河南省鄢陵县西南 40 里。

    制,《左传·隐公元年》:“制,巖邑也,虢叔死焉,佗邑唯命。”制,故城在今河南汜水镇。

    京,《左传·隐公元年》:“(武姜为段)请京,使居之,谓之京城大叔。”京,故城在今荥阳县东南二十余里。荥阳市豫龙镇的一个自然村发现的东周城址被认为即是郑国的京邑。

    廪延,《左传·隐公元年》:“大叔又收贰(西鄙北鄙)以为己邑。至于廪延。”廪延,今河南省延津县北而稍东。

    颍谷,《左传·隐公元年》:“颍考叔为颍谷封人。”颍谷,今登封市。

    长葛,《春秋·隐公五年》:“宋人伐郑。围长葛。”也是叫繻葛,《左传·桓公五年》:“(周与郑)战于繻葛”,长葛(繻葛),在今河南长葛县偏北。

    (旧)许,《左传·隐公十一年》:“公会齐侯、郑伯伐许。”许,今河南许昌 30 里。虽然没有灭许,但许已被郑国控制。直至鲁成公十五年,“许迁于叶。”顾栋高说:“成十五年许畏郑,请迁于楚,楚迁许于叶。而许之旧都尽归于郑,郑人谓之旧许,襄十一年诸侯伐郑东侵旧许是也。”

    祭,《左传·桓公十一年》:“初,祭封人仲足有宠于庄公。”祭,今河南省郑州市东北。

    牛首,《左传·桓公十四年》:“宋人以诸侯伐郑,报宋之战也。焚渠门,入及大逵,伐东郊,取牛首,以大宫之椽,归为卢门之椽。”牛首,今陈留镇西南十一里牛首乡有牛首城,即在今通许县稍东北。

    梧,《左传·襄公十年》:“晋师城梧及制。”梧,此处制当是狭义的制即虎牢,梧地近虎牢,也包含在广义的制即今汜水镇当中,所以梧最早在武公时期,最晚在庄公时期已经属于郑国。

    启封,又称开封城,宋人吴曾《能改斋漫录》载:“京师开封县,其城本郑庄公所筑。昔卫之水有浚,浚之地有仪封人,掌仪地之封疆,郑人而城焉,此其始也。”故城位于今开封县朱仙镇东南 3 公里的古城村,北距开封市约 25 公里。启封始建于春秋郑庄公时期,以“开拓封疆”之意命名。汉初避景帝刘启之讳改启封为开封。

    除此之外,文献中出现的曾为郑邑的地方还有:

    桐丘,《左传·庄公二十八年》:“郑人将奔桐丘。”今河南省扶沟县西二十里有桐丘亭,即为其地。

    新城,《春秋·僖公六年》:“夏,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曹伯伐郑,围新城”,《左传》中称新密。很多诸侯国都有新城,盖为新营建之城。此处郑国的新城据《方舆纪要》讲在今河南新密市。杨伯峻认为这是郑国逃齐国之盟后回国建筑的,以防止齐国攻打。

    滑,《左传·僖公二十年》:“郑公子士、洩堵寇帅师入滑。”滑,春秋中后期历晋历郑历周,是各国竞争之地。此滑,指河南省猴氏县,即今天河南省偃师以南二十里的地方。

    柯泽,《左传·僖公二十二年》:“郑文夫人芈氏、姜氏劳楚子于柯泽。”

    践土,《春秋·僖公二十八年》:“公会晋侯、齐侯、宋公、蔡仡、郑伯、卫子、莒子,盟于践土。”践土,在今河南省原阳县西南,武陟县东南。

    垂陇,《左传文公二年》:“夏六月,公孙敖会宋公、陈侯、郑伯、晋士縠盟于垂陇。”水经济水注云:“又南会于荥泽,有垂陇城。”当在今河南省荥阳县东北。

    汜水,《左传·成公四年》:“晋栾书将中军……以救许伐郑,取汜、祭。”汜,即《水经》汜水,在今河南荥阳县西北,鞏县东北。

    曲洧,《左传·成公十七年》:“公会尹武公、单襄公及诸侯伐郑,自戏童至于曲洧。”曲洧,春秋时为郑国所有,战国时期为楚邑,在今河南扶沟县城西南约 17.5 公里。考古学家在此发现了曲洧旧城址,称扶沟故城。该遗址西靠大浪沟,东临贾鲁河,南望鸭子陂,北坐桐邱城,古洧水绕城而过。故城为春秋时期郑国的曲洧城呈不规则长方形,南北长 800 米,东西宽 480 米。地上有较完整的城垣,墙基残宽 20 米,残高 28 米不等,城角均为圆转角,西墙中段偏南处稍向外突。城墙外保留有城壕遗迹,宽 2040 米,低于今地面 210 米。故城的四门轮廓清楚,门道宽 5 米。城墙的西南角、东北角、西墙中部有突出部分,是出于军事上的考虑,采用切角及外突包进的建筑方法。城内发现有夯土台基,说明在春秋时期台上有高大建筑。此外还发现春秋时期冶炼炉、地下排水管道和楚金银币窖藏等重要遗迹。

    雍梁,《左传·襄公十八年》:“楚师伐郑,……蔿子冯、公子格率锐师侵费滑、胥靡、献于、雍梁……”雍梁,在今河南禹县东北。

    犫、郏,《左传·昭公元年》:“楚公子围使公子黑肱、伯州犁城犫、栎、郏。”犫,在今河南省鲁山县东南五十里,即叶县西。郏,原为周王之邑,在今三门峡市西北之郏县旧治。

    弥作、顷丘等六邑,《左传·哀公十二年》:“宋郑之间有隙地焉,曰弥作、顷丘、玉畅、喦戈、鍚。子产与宋人为成,曰:‘勿有是。’及宋平元之族自萧奔郑,郑人为之城喦、戈、鍚。”玉畅,今河南杞县东北三十里有玉帐,或为玉畅。其余五地或皆在今杞县、通许县与陈留镇三角地区。

    3历史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初封与东迁

    806年,周宣王封弟王子友于郑,是为郑桓公,郑桓公治民有方,前774年担任周王室司徒,前773年郑桓公看到王室多故,感觉大难将至,问计于太史伯后,派遣其子公子掘突迁徙其民于东虢国和郐国之间郑桓公,前771年郑桓公死于犬戎之乱。二代君主郑武公保护周平王东迁,并借机灭掉东虢国、郐国、胡国,把郑国迁至河、洛、济、颍之间,开辟了郑国发展的新道路。武公在位期间积极开疆扩土,为郑庄公小霸奠定了基础。

    郑桓公郑桓公

    第三代君主郑庄公“克段于鄢”,成功的处理了内政方面的问题,实现了国力的统一,从而为争霸中原奠定了基础。当时郑庄公还是周平王的卿士,权利非常大,这也为他借周王名义讨伐不听话的诸侯创造了条件。前721年,即平息叔段叛乱的第二年,郑庄公就发兵攻打近邻卫国,从此走上了扩张的道路。

    周王室东迁,主要依靠郑国和晋国的力量,故周郑关系甚密。但随着郑国日益强盛,周平王担心朝政大权被庄公操纵,遂刻意削弱庄公的权力,准备将一些事权交虢公掌管。庄公怨恨平王,平王畏惧庄公,只好否认此事。但庄公不信,于是“周郑交质”,也就是各自把自己的儿子作为人质交于对方。庄公二十四年(前720),周平王去世,周桓王继位。庄公先后两次派兵强割周王室温地(今河南温县)、成周(今河南洛阳东)的庄稼以示威。周桓王对庄公的做法十分恼火,对郑亦采取强硬态度。前717年,郑庄公朝周,周桓王故意对他无礼,以为报复。随后又任命虢公为周室右卿士,以分庄公之权。多心计、善谋略的郑庄公意识到此时与王室交恶对自己并不有利,便改而采取忍让态度。同时,励精图治,开疆扩土,不断壮大自己的势力。

    714年,北戎部落乘中原诸侯国连年混战之机,南侵郑国,郑庄公亲自率军抵御。当时北戎兵骁勇善战,而地形又不利于郑国兵车作战,庄公甚为忧虑。公子突详细分析了戎军“轻而不整,贪而无亲,胜而不让,败不相救”的弱点,认为应采取伏设诱敌的办法,分而歼之。郑庄公觉得此计甚善,于是分三处埋伏,命大夫祝聃率一支勇敢而不刚强的部队先出阵求战,和敌人一接触就佯败退走。戎兵不知是计,被诱入郑军埋伏圈。郑国三处伏兵把戎军分为几段而攻之,使其首尾不得相顾,祝聃又率部反戈回击,造成前后夹攻之势。北戎后续部队无法相救,遭郑军伏击的北戎前军被全部歼灭。

    712年,周桓王试图大张王权。他行使两周时期天子予夺封邑的权力,用本不属于王室所有的苏氏十二邑换取郑之十邑,使郑国实际损失了四邑。后又索性免除了郑庄公的左卿士职位,郑庄公于是不朝。

    707年,周桓王统周军及陈国、蔡国、虢国、卫国四国部队讨伐郑国。郑庄公率大夫祭仲、高渠弥等在繻葛(今河南长葛县北)列阵御敌。当时周军分为三个军阵,周桓王率领左军和陈国军队力图征服郑庄公。郑庄公摆开了名为“鱼丽”的阵势,战车前冲,步卒后随,先打实力最弱的陈国军队,使蔡国和卫国军队畏惧而仓皇退出战场,然后集中兵力从两边合击周军,周师大败。周桓王被郑将一箭射中肩膀,忍痛勉强指挥军队逃出重围。祝聃要追逐活捉周桓王,郑庄公制止说:“君子不希望逼人太甚,何况欺凌天子呢?我们是自卫,国家能免于危亡就足够了。”战后,郑庄公为了表示尊王,还特派大夫祭仲去慰问受伤的周桓王及其左右随从。

    繻葛之战,箭射周天子,使周天子威信扫地,郑庄公声威大振。宋、卫、陈等宿敌都来求和,郑国成为当时中原最强盛的诸侯国。前701年,郑庄公与齐、卫、宋等大国诸侯结盟,俨然已是诸侯霸主。

    郑庄公郑庄公

    郑庄公虽成功地镇压了太叔段的叛乱,维持了郑国的统一与稳定,可是他在位其间多内宠。立长子忽为太子,而其他庶子皆有宠,庄公一去世,郑国就陷入了君位之争(公子忽,公子突,公子亹,公子仪)。在近三十年的内乱中,郑国无暇顾及外事,郑庄公的小霸事业戛然而止。

    大国争霸时期的郑国

    郑国内乱结束后,大国争霸的时代到来,先是齐、楚,后是晋、楚,无论哪一方都把争夺郑国当做霸业的重要组成部分。郑国是大国争夺的主要对象,作为小国,为求生存不得不首鼠两端,朝秦暮楚,顾栋高说郑“贪利若鹜,弃信如土”,确实是郑国的无奈。

    郑简公后期,晋、楚弭兵,此次弭兵持续了较长时期,郑国由此进入了和平发展期。但仍常受晋、楚的侵扰。郑国一直都是晋、楚争霸的前沿阵地,在两大国之间起到缓冲作用,晋、楚总体实力相当,双方都深知无力灭掉对方,直接接壤势必导致两国更加剧烈的冲突,因此,无论双方夺郑多么激烈,终春秋之世都没有灭郑。

    七穆专权

    七穆指郑穆公的七个儿子子罕(公子喜)、子驷(公子騑)、子丰、子游(公子偃)、子印(公子舒)、子国(公子发)、子良(公子去疾),他们从公室分离出来另立宗族,即罕氏、驷氏、丰氏、游氏、印氏、国氏、良氏。郑七穆与鲁之三桓、晋之六卿一样都是卿族执政。七穆当权历经郑襄公至郑声公八个君主,前后长达一百五十年。

    子产兴邦
    子产子产

    子产(公元前 578522 年),名侨,公子发子国之子、郑穆公之孙,为七穆成员。子产十四岁便能论政,青年时立为卿士,三十七岁开始执政,直至逝世。子产为郑国中兴作出卓越贡献,是郑国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人物。内政方面,子产积极团结七穆,维护郑国的稳定;改良井田制度、赋税制度,促进经济发展;颁布成文法,加速法制化进程。外交方面,子产工于辞令,面对大国不卑不亢,据理力争,维护了郑国的独立地位,赢得了良好的发展空间。他执政的二十余年,郑国小有中兴之势。

    郑国衰亡

    郑献公、郑声公时期的郑国在春秋末年的国际舞台上比较活跃。鲁定公六年,郑国灭掉楚的属国许国。同年,周王子朝之乱,郑国趁机伐周之六邑冯、滑、胥靡、负黍、狐人、阙外。鲁定公八年,郑与齐、卫结盟,试图摆脱晋国,四年后,鲁国也加入郑、齐、卫的同盟。郑国支持晋六卿中的范氏、中行氏,《左传·衰公二年》载“齐人输范氏粟,郑子姚、子般送之”,范氏、中行氏与赵简子战于铁(今河南濮阳西北),郑助范氏中行氏,卫助赵氏。卫太子为赵简子戎右“望见郑师众,太子惧,自投于车下。”说明这时郑国的军队十分强大。铁之役中,郑军失利,只是损失了“齐粟”,军队仍拥有一定实力。公元前 453 年,韩、赵、魏三家分晋,历史进入战国时期,郑国的历史接近尾声。这一时期,郑国共经四位君主:共公、幽公、繻公、康公,历时 79 年。战国初年,春秋末年的中兴为郑国积攒了一些力量,面对韩国的觊觎及屡屡进攻,能够多有反击。

    战国时期的郑国,从内政方面来看很不稳定,哀公、繻公都是被郑人杀害,君权不稳,政局动荡。外部来看,三家分晋之后不久,韩国成为郑国最大的威胁。公元前 423 年郑幽公刚刚继位,韩武子就来伐郑,并杀郑幽公,韩国对郑已经虎视眈眈。郑繻公十五年(公元前 408 年)韩景侯伐郑,夺取雍丘,在今河南杞县。然郑国不甘示弱,于次年伐韩,败韩兵于负黍(今河南登封西南)。繻公二十三年(公元前 400 年),郑又围韩国的阳翟(今河南禹县)。从这段史事上看,战国初年郑国与韩国战争的主动权并没有集中于一方,双方势均力敌,不相上下。十五年后,韩再次伐郑,攻取阳城(今河南登封东南),再十年,即公元前 375 年韩哀侯灭郑,郑国从此消失于历史舞台。

    4民族和宗教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郑国主要民族为周族和商族,还应该有少量东夷南蛮西戎北狄等少数民族。通用周族的语言,和金文、帛书、简书等大篆文字。主要信奉周礼和祖先崇拜。

    郑国民族的神祇世界大致是这样:

    世俗社会之上有一个天王,所以神鬼世界之上也有一位上帝。世俗社会里有大小封君,都统属于天王,所以神鬼世界里也有大小神祇,都统属于上帝。上帝是一位有意志、有人格的主宰,他很关心人间的事情,会得赏善罚恶,又会命令人王统治全世界,据说他还是人王们的始祖呢。人王被称为天的儿子,所以天子服事上帝也应当像儿子服事父亲一般。

    上帝之外,最有权威的神祇便是掌管人们所住的土地的社神和掌管人们所吃的谷类的稷神。社神又称“后土”,他的名字唤做禹,又叫勾龙,他是受上帝之命下凡来平治水土的伟人。稷神又称“后稷”(又有田神称“田祖”,或许即是稷的化身),他的名字就唤做稷,他也是受上帝之命下凡来播檀谷种的天使。禹平定了水土,稷便在土上播了谷种,于是人们住的也有了,吃的也有了,感恩报德,把他们特别崇敬起来,所以“社稷”一个名词就成了国家的代名词。日、月、星辰、山、川等在那时也已被当作神祇崇奉了。日、月、星辰的神能主使雪霜风雨的合时或不合时;山川等神又是水旱防疫等灾祸的主管者。他们多半也有名字可查,如日神叫做羲和,月神叫做常羲,她们俩是上帝的左右夫人,日、月都是她们所产生的。商星的神叫做阏伯,参星的神叫做实沈,他们俩是上帝的儿子,上帝把阏伯迁到商丘,派他主管辰星(就是商星);把实沈迁到大夏,派他主管参星;山崩川竭,人们当作大灾兆看待,国君们是要举行种种仪式以表示不幸的。此外还有许多各色各样的神祇,如火神叫做回禄;水神叫做玄冥;灶神叫炎帝,能起火灾;宗布神(驱除灾害的神)叫做羿,能除去地下的百害;降福的神叫做勾芒;刑神叫做蓐收。

    人死了之后灵魂会变成“鬼”,鬼的地位虽下于神,但与人的关系更为密切。他们也很爱管人间的闲事,和神一样会得赏善罚恶;因为他们比神更接近人们,时常会得出现,会为人的祸患,人们看见他是很害怕的。他们又会求食,求不到食也会饿,饿了就要作怪逼人去祭祀他们了(鬼神也同世俗社会里的人一般,不大会迁移地址的)。

    妖怪神鬼之外,又有妖怪。据说,木石的怪叫做“夔挝”,水的怪叫做“龙罔象”,土的怪叫做“羵羊”,妖怪的种类也很多了(各种灵物都会变成怪的)。

    凡是鬼神都有受人祭祀的资格,那时的祀典是这样:祭上帝的礼唤做“郊”,一年一次;也把天子的最有功德的祖先去配享,例如周人的始祖后稷,一面是稷神,一面又是配天而享的太祖(鲁人祭稷为郊,所以祈农事)。社稷神都有专祠,无论大都小邑,都有社稷坛;上自天子,下至庶民,都有他们的社(国家的社称为“大社”或“冢土”,“土”即是“社”);社稷好比现在的城隍庙或土地堂一般,时时有受祭祀的资格。祭山川的礼唤做“旅”或“望”,也是极重要的祀典;祭祀它们也有一定的时间和次数。山川是神灵所聚的地方。从天子到士都有宗庙去祭祀他们的祖先(不同族类,鬼神是不享他们的祭祀的)。宗庙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合祭众祖的太庙(一称“大室”以太祖为主),一种是分祭一祖的专庙。据说,除太祖和最有功德的祖宗外,寻常的祖宗的专庙,经过若干代之后,便因亲尽被毁了。祭祖宗的礼,顶重要的有“禘”、“烝”、“尝”等祭。禘礼在孔子时已不很明白了,据研究,禘只是一种平常的祭祖礼。烝、尝是四时献新的祭礼。每年祭祖大致有一定的次数。

    5政治

    编辑本段 回目录

    行政区划

    郑国行政区划大致是这样:人民聚居的地方唤做“”,邑的大小范围没有一定,有的有城垣,有的没有。大而有城垣宗庙的唤做“都”,都大致是列国大夫的封邑或重要的城镇。诸侯所居的首都唤做“国”。国、都、邑,是那时列国大小城镇的三层等级。国都以外的地方也统称为“鄙”,鄙中有邑和县。“县”和“邑”是差不多的组织。

    城外有郭(外城),大致城外郭内的地方唤做“乡”,郭外唤做“郊”,郊外唤做“遂”;又有“牧”、“野”等名目,也是指城乡外的地点。

    地方上的小组织,有“邻”、“里”、“乡”、“党”、“州”等名目,其详细的区划已不可确知。大致是以家为本位,合若干家为一邻,合若干邻为一里,合若干里为一党,合若干党为一乡。州大致是与里差不多的地方组织。

    官职

    郑国六卿为:当国(上卿)、为政(次卿)、司马、司徒、司空、令正。不设为政以司马为次卿时,第六卿为少正。郑的公族势力极大是个公族执政的国家,异姓都不强盛。郑国真称得起是当时盛行亲亲主义的模范国家了。自七穆掌权,郑伯就成为春秋诸侯中最没有权力的国君。这种形势的造成,是由于在位时间最长的郑文公“逐群公子”,加之此前昭、厉争立,三君被弑,致使公族无人,穆族坐大。春秋后期,郑国上卿由罕氏世袭。子产等人为政,并无实权。子产之所以能够有所作为,一是有罕虎支持,二是不得罪驷、丰大族。

    国君之下有“卿事(士)寮”、他们执掌着国家的大政。“卿事寮”之下有“诸尹”,“诸尹”之中最高的似为“大史寮”,似不止一人。又有“尹氏”、或称“内史尹”,或“作册尹”等(“太师”似亦即此官),他们都是执掌典册诏命之类的大官。又有“大保”,官阶也甚高。有“冢宰”和“宰”,似是掌王室家事的官。有“宗伯”,亦称“大宗”,是掌礼仪的官。“大祝”,是掌祭祷的官。有“冢司土(徒)”,是掌土地徒役的官。“司马”,是掌军赋的官。“司工(空)”,是掌建筑工程等事的官(司徒、司马、司空古或称为“三事”,职位很是重要)。三司之外有“司寇”,是掌刑狱警察等事的官,地位较低。又有“师氏”、“亚旅”、“虎臣”,是掌军旅的官。有“趣马”,是掌马的官。“膳夫”是掌王食和出纳王命的官。此外又有“里君”,似是地方之长。

    郑国的少正(鲁国似也有此官),有时是“卿官”。有马师,似是管兵马库的官(鲁国也有此官)。有褚师(宋、卫也有此官),是掌市的官。

    内政变迁

    郑国因近于周室,保守周制,也是个公族执政的国家。当春秋后半期,郑国因连受晋、楚两国军事和经济上的压迫,弄得民穷财尽,盗贼蜂起,甚至戕杀执政,威劫国君。同时卿族专横,互相嫉视,内乱迭起。所以郑国的内政比较他国格外难治。幸而“时势造英雄”,出来了一位很能干的政治家叫做子产,由他来勉强维持危局。子产也是公族出身,是子国的儿子。子国殉了国难,他嗣位为大夫。因为他特别能干,被执政子皮看中了,把大权交给了他,委托他治理艰难的国政。他细心观察当时的国势,任用贤才,善修辞令,以应对诸侯。宽待贵族而以猛治民,严禁寇盗。同时开放舆论,以集思广益。他先后曾定出了三种重要的制度:第一是划定都鄙的制度,制定田疆,开浚沟洫,设立五家为伍的保甲制度。第二是创立丘赋的制度(据说一百四十四家为一丘,每丘出兵赋若干,这与鲁国的改制相同),以增加国赋。第三是铸造刑书,以镇压奸民。这第一点可以说是整理乡制,开发农村;第二点可以说是充实军备;第三点是成文法的公布。这三点都是针对当时郑国情势而建立的,是一种近于后世法家的政治计划。这种政策在封建社会动摇的时候,自然比较容易成功。所以当他掌政的第一年,人民都痛骂他道:“拿我们的衣冠没收了(这是禁奢侈)!拿我们的田地分割了(这似是禁兼并)!谁去杀子产,我们一定愿意帮他忙。”过了三年,大家又歌颂他道:“我们有子弟,子产替我们教训了(这是振兴教育)。我们有田地,子产替我们开发了(这是开发农村)。如果一天他死了,有谁来继续他的工作呢?”后来子产死时,全国人民又都痛哭他道:“子产死了,还有谁来抚恤我们呢?”推原一般人民所以先前骂子产的缘故,是因为子产破坏了封建制度所造成的恶因而使人民感到了一种暂时的痛苦(当子产“作丘赋”的时候,国人也谤毁他,子产说:“苟利社稷,死生以之;……民不可逞,度不可改。”可见改制之难与子产的决心);后来人民所以又歌颂和痛哭子产的缘故,是因为他建立了开明的新制度而使人民得到了相当的利益,这一骂一歌一哭,就把当时郑国政治和社会改革的经过表示出来了(子产当政时郑国仍有内乱,子产也力不能尽情讨治;这又可见时势艰难,虽有英雄,也无法顿时致之太平的)。

    成文法

    鲁昭公六年,郑子产铸造刑书,公布国中,这是成文法典的初次公布。当郑国铸造公布刑书的时候,晋国有名的大夫叔向曾给子产一封信,责备他道:“从前先王临事制刑,不预造刑典,为的是怕人民有争竞的心思;那样谨慎,尚且禁压不住人民。如果把刑书公布了,百姓知道有一定的刑法,他们便不怕在上位的人了。人民存了争心,用了文书做依据,以冀侥幸成事,国家还可治理吗?”子产回他信道:“你的话固然不错,但我是为的救世啊!”这证明了古代的刑法是藏在贵族们的匣子里的,他们不愿把刑法公布,怕的是丧失了贵族们固有的生杀予夺的权柄。叔向的话正是代表顽固的贵族阶级。但是时势已逼迫得开明的政治家子产为了救世而甘冒不韪,竟把刑典公布。这刑典的公布与封建社会的崩溃也很有关系的。

    春秋末年似乎又有私家制造刑律的事,如鲁定公九年,郑执政驷歂杀了法律家邓析,却施用了他所作的竹刑。“竹刑”大约也是一种刑书,把条文写在竹简上的。据传说:邓析是一个擅长颠倒黑白、混乱是非的恶讼师,同时他又是一位大哲学家。

    6经济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史记·货殖列传》引《周书》说:“农不出则乏其食,工不出则乏其事,商不出则三宝绝,虞不出则财匮少。”比较客观地描述了周代农业、手工业、商业在经济发展中所起的作用。郑国的经济以农业为主,工商为辅,在东周各国中,经济繁荣,国小而富。

    农业

    农业是全部古代世界一个决定性的生产部门”,是周代各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内容。郑国的自然环境优越,物产丰富,生产工具种类繁多,农业水平很高,土地制度的变革发生较早。

    《汉书·地理志》说郑国:“土狭而险,山居谷汲。”张仪曾向韩王说:“韩地险恶山居,五谷所生,非麦而豆,民之所食,大抵豆饭藿羹,一岁不收,民不餍糟糠,地方不满九百里,无二岁之所食。”

    韩国灭郑之后,迁居郑地。按照班固和张仪所说,郑国境内的地理环境并不好,不利于农业发展,事实上,他们的说法都不全面,只看到郑国地理的一部分。郑国地处黄淮流域,大部分领土位于嵩山东麓,是豫西山地向豫东平原过渡地带,地势西高东低,西北境大多处于海拔 200 米甚至以上的高地,但是其它地方则为海拔 200 米以下的平原地区,山丘高地与平原兼有,河流纵横,土地肥沃,加之此地气温适中,四季分明,利于农业生产。郑国农业发达,粮食丰富,《左传·隐公元年》载京师告饥,鲁国就曾向郑国请籴。良好的地理与气候条件,造就了郑国丰富的物产,子产曾经说:“郑虽无腆,抑谚曰:蕞尔国,而三世执其政柄,其用物也弘矣,其取精也多矣。”

    郑国地属古时九州之豫州,《周礼·夏官·职方氏》载:河南曰豫州,其山镇曰华山,其泽薮曰圃田,其川荧、洛,其浸波、溠,其利林、漆、丝、枲,其民二男三女,其畜宜六扰,其谷宜五种。

    郑国饲养的家畜、家禽种类很全。“六扰”,郑注云:“马、牛、羊、豕、犬、鸡。”文献及考古发现都有郑国人饲养这六种动物的迹象:马:《诗经·郑风·叔于田》:“巷无服马”,《大叔于田》:“乘乘马”、“两骖如舞”、“乘乘黄”、“乘乘鸨”,《清人》:“驷介旁旁”、《左传·僖公十五年》:“(晋惠公)乘小驷,郑入也”。新郑金城路附近发现 3 座春秋时期殉马坑。新郑信用社春秋遗址发现殉马坑 56 座,中行郑国祭祀遗址发现 45 座殉马坑,每坑殉马多者 4 匹,少者 1 匹。

    郑国马匹不仅数量多,且品质上乘,成为进献晋侯的贡品,广泛应用于军事及祭祀,周人观念“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可见郑国十分重视马的驯养。牛与豕:郑国的祭祀遗址及制骨作坊遗址出土了牛骨、猪骨,《左传·僖公十二年》郑商人弦高假借郑国君之名以“牛十二”犒秦师。羊:《诗经·郑风·羔裘》:“羔裘如濡”、《左传·宣公十二年》:“郑伯肉袒牵羊以逆”,《左传·襄公三十年》“伯有死于羊肆”,羊肆,即卖羊的店铺。犬:在新郑后端湾及李家村与马家村郑国墓地发现陪葬的狗。鸡:《诗经·郑风·女曰鸡鸣》与《风雨》“鸡鸣喈喈”。《诗经·郑风》提到一些野生动物:虎(《大叔于田》:“襢裼暴虎。”)、豹(《羔裘》:“羔裘豹饰。”)、凫(野鸭)与大雁(《女曰鸡鸣》:“弋凫与雁。”)、乔(野鸡)(《清人》:“二毛重乔。”)。

    郑国境内农作物种类也很丰富。“五种”,郑注云:黍、稷、稻、麦、菽五谷。黍,即黍子,《说文》禾部:“黍,禾属而黏者是也。以大暑而种,故谓之黍,从禾雨省声。孔子曰:‘黍可为酒。’禾入水也。”稷,与黍同为周代主要粮食,《诗经大雅生民》疏曰:“黍、稷是民食之主”,《说文》:“稷,斋也,五谷之长”,周人种植稷的历史很长,始祖称后稷,用社稷代指国家,可见稷对周人的重要性。

    麦,《说文》:“麦,芒谷,秋种厚埋,故谓之麦。麦,金也,金王而生,火王而死,从来,有重穗者从攵”,古人用麦煮饭,而后世用以磨面。

    稻,即水稻,长江流淢盛产水稻,但从先秦文献看来,黄淮流域也产稻。“洿泉宜种稻”,郑国的平原及河流区域种植水稻,不适合在高岗种植。菽,即后世所谓豆,据上文《战

    国策·韩策》张仪之语,则菽是贫瘠山区的主要粮产。

    郑国盛产桑,麻。《诗经·郑风·将仲子》:“无折我树桑”,《礼记·乐记》曰:“郑、卫之音……桑间濮上之音”,说明郑国境内多桑树,种植桑树利于养蚕古豫州盛产丝与大范围的种植桑树有关。枲,《尔雅·释草》,“黂,枲实”,“枲,麻。”麻之皮可绩为布,是古人作衣的重要原料,其子也可当作粮食。

    郑国人还种植栗,《诗经·郑风》有《东门之墠》。

    郑国还产有扶苏(小木)、荷花、松树、蕑、勺药,《诗经·郑风·山有扶苏》:“山有扶苏,隰有荷花”,“山有乔松”,新郑彝器中最为著名的莲鹤方壶,就以荷花之形为壶顶,反映了郑地多荷花的特色。《溱洧》:“方秉蕑兮……赠之以勺药”,蕑,亦名兰,非兰科属,而为菊科,一种香草,用来驱邪;勺药,王先谦《诗三家义集疏》:“韩说:勺药,离草也;言将别离赠此草也”,古代勺与约同音,赠勺药代表约定下次再见。

    郑国境内有铁矿山,《山海经·五藏经山》中载少室之山即嵩山“其下多铁”,役山产铁,役山在今新郑西。郑国还产玉,《尚书·禹贡》:“(豫州)锡贡磬错”,磬错,即制玉磬的石头,《诗经·郑风·子衿》“青青子佩”,玉被制成饰品,后端湾墓地陪葬品中有玉,除此之外还有玛瑙、水晶。

    所用的农具,据记载有“耒”(歧头的木器)、“耜”(耒下半圆形的刀头)、“钱”(刀形物,与耜类)、“镈”(去草的农器)、“铚”(镰刀之类)等,大多是金属物制的。

    商业

    农业维持了郑国时代的基本经济(这并不仅郑国时代如此,就是一直到了现在,这种情形也还未完全改变),同时商业在这时也稍发达了:“肇牵车牛远服贾,用孝养厥父母。”这是西周王室勉励商国遗民的话。“如贾三倍,君子是识”(像做生意,利息三倍,贵人们也懂得),也是西周末年的情形。又郑国在东迁开国的时候,政府曾与商人立有盟誓:商人不能背叛国君,国君们也不强买强夺商人的货物;商人们有利市宝货,国君们也不得预闻。商人有了这种特定的保障,事业自然更容易发展。他们在那时已能守不二价的道德,所谓“民易资者,不求丰焉,明徵其辞”,便是说百姓用货物掉换资财的,不求过丰,明定出价格来。

    郑国是春秋时商业顶兴盛的国家。郑国因为处在当时“天下”的中心,西到周,北到晋,东到齐,南到楚,都有郑国商人的足迹。他们在开国的时候,已与郑君订有维护商业的条约。所以事业更容易发展。关于郑国商人的故事,如鲁僖公时,秦穆公起兵袭郑之役,由商人弦高们解救了郑国的危机(事详第九章)。又当鲁宣公的时候,晋国大将知罃被楚人在战场俘虏去,有一位郑国的商人,在楚国做买卖,要想把他藏在衣囊里偷偷地运走;计策已定好,还没有实行,楚人已把知罃放回;后来那商人到晋国去,知罃待他很好,同已经救了自己一样;那商人谦谢不遑,就到齐国去了。

    商人和工人一样,在那时与庶民(农民)是分立的。大部分的工商隶属于官府,生活却至少半由自己维持,私人经营工商业的,在那时,即便已有,人数也必不多。工商也和农民一般以不改业为贵。商人们受命于官府,往来各城邑,贩运货物,很能获得利益。但那时的商业似乎还不曾深入普遍于广大的下层社会中,商人们差不多只是替贵族当差。他们所贩买的货物,虽然也有丝、布、谷、米、畜牲、木料等类,可供一般人的应用,但他们多注意于珠、玉、皮币等较珍贵的物品,以专供贵族们的需求。商人在贵族阶级的眼光里,已被看成不可少的社会成员,因之有“商不出则三宝绝”的话。那时的君主们是很注意于“通商”的事情。

    商人的聚集地唤做“市”。当时的所谓“市”大约只是人民在城市中或乡下的大道旁按定时聚集买卖的空地。那时似乎只有“市”,或许有些小规模的商场;至于固定的大规模的商店,那时似是没有的。

    买卖大部份只是“以货易货”的,所以可以抱了布去贸丝,握些粟出去问卜。这就是所谓“以其所有,易其所无”。但货币并不是绝对没有的:在商代和西周时已用贝壳做交易的媒介物,后来更有用铜仿制的贝币;而且普通的铜也已用作交易物了。每一货币的单位唤做“爰”或“寽”。至少到郑国时已有用铜制的钱(本农器之名)币。

    布币布币

    郑国货币为布币。布币是黄河中游农业经济发达地区的一种农具"铜钱"演变而成的青铜铸币。可分为原始布、空首布和平首布三个发展阶段。原始布其形如铲形,体形厚重博大,上端有短銎、肩部平直,保留了农具"铜钱"的一些痕迹,由于用途广泛,携带方便,常被人们作为交换的媒介物。到西周晚期形体渐趋缩小,銎的下端退缩到""身上部,原来""身中部隆起的脊棱,变成了一道象征性的竖纹至布身下部,钱面也出现了文字和符号。这类布钱是有农具向货币过度的一种形式,有明显的原始性。郑国时期这种原始布又演变为空首布,成为周、晋、郑、卫、宋等国的青铜铸币。其形制主要有平肩、耸肩、斜肩三种类型。长銎上端多有一三角形星,其下一穿孔,其布身大都铸有一字,也有四字的,但出土较少,内容多为记地名、吉语、数字等,开创了货币文字有地名的先河。平肩空首布铸行于周王室及晋、郑、卫等诸侯国内。斜肩空首布铸行于郑、晋、韩等地。平首布是空首布演变而来,其首改为扁平,仅象征农具铲形的农具。钱面有地名和货币单位等钱文,如""""等其形制有尖足布、方足布、圆足布、三孔布等。主要铸行于郑国时期的周王室、三晋地区(韩、赵、魏)、楚、燕、中山等地。

    手工业

    郑国时代的工业情形,我们只能知道工人的聚集地在“肆”(工场),他们造成好的工艺品献给贵族,造成次的工艺品卖给人民,如当时精细的彝器和兵器之类,恐怕非有专门的工人是不能制造的。工人可以当做国际的贿赂品,可见数量必不很多。据《考工记》的记载:制木器的工人有七种,制金属器的工人有六种,制皮器和设色、刮摩的工人都有五种,制土器、陶器等的工人有两种。

    郑国的手工业作坊遗址,多在郑东城以内,比较丰富的发现主要有大吴楼铸铜遗址,中行铸铜遗址和热电厂制陶作坊遗址等。

    大吴楼铸铜作坊遗址,位于东城东部(大吴楼村北),面积十多万平方米。该遗址从春秋开始,一直沿用到战国。在春秋地层堆积中夹有大量铜炼渣、木炭屑和熔铜炉、鼓风管、以及钁、铲、镰、锛和凿等生产工具范。此外,还出土有少量的残铜器。

    在郑东城郑国祭祀遗址东南部的一些春秋坑井中,发现了大量的春秋青铜冶铸遗物,其中青铜礼器范有鼎、壶、簠、簋、鬲等;乐器范有编钟、铃等;其它杂器有带钩范、带勾型模、各种榫范、卯范、环范、器具饰件范、铜器花纹范等;冶铸材料有大量的鼎、壶、锛、钁芯炉料、扁足型炉料、浇口范、鼓风管、炉口、上、中、下部位的炉壁残块,铸造用泥条等;生产工具有钁、锛范等;钱范有大量的空首布芯范等。这一发现是数十年来发现青铜铸造遗物最丰富的一次,证明其附近在春秋时期是一处重要的铸铜手工业作坊遗址。这里既铸造青铜礼乐器,又铸造生产工具和钱币等。铸铜遗址当年郑国生产的铜刀与宋国的斤()、鲁国的削(小刀)和吴越的剑并称于世。

    制骨手工业作坊遗址位于东城中部(市计生委北)面积七千余平方米,是一处春秋战国时期手工业作坊遗址。春秋文化层中包含着骨簪、骨锥、骨珠、骨环等骨器及一些骨料。清理一批水井、灰坑及骨器,有带钩、针、锥、簪等,还有石斧、砺石、铜刀、蚌镰、等生产工具,最大量的是遗弃的废骨料和半成品加工骨。说明春秋时期的郑城中的许多骨制品都是在这里生产的。

    制陶作坊遗址,一处位于郑东城新郑市热电厂西北部。窑以西北部最集中,作坊在遗址东部,为夯土台基建筑。共清理各时期陶窑21座,其中西周窑3座、春秋窑16座、战国窑2座,春秋时是窑址烧造的鼎盛时期。春秋窑一般为不规则长方形,或近似鞋底形,由窑道、火门和火膛组成。从火膛到窑室底部呈斜坡状。升焰窑为西周晚期,半倒焰窑从西周晚经春秋到战国晚各期都有,展示了从西周、春秋到战国陶窑形制演变及其技术改进的过程。

    冯庄制陶遗址主要清理了灰坑、水井中的陶器等遗物堆积,并发掘灰坑27座、水井4眼、墓葬54座。均为春秋中晚期郑国家族墓,长方形竖穴土坑状,排列密集。出土的文化遗物极为丰富,陶器数量在万件以上,主要是豆、钵、碗、鬲、盆、罐、釜、甑、瓮等,还出土了极为丰富的制陶用器,以动物纹印模最为精美。各个时期的陶窑都有发现,均是烧造生活用陶的小型半倒焰土窑,窑室形状有梯形、椭圆形、马蹄形等,形制由小变大的规律十分明显,完整的体现了东周时期陶窑的演变历程。春秋窑的烟囱属半开放式,一些春秋中期的陶窑的窑床上还有烟道。

    7军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郑国有10万军队,6万都聚集在都城里。郑国的军力当在鲁国之上。春秋初年,郑国已有三军,内战用的军队已达二百乘。三军外并有徒兵和临时添置的军队。其国军实力至少在千乘以上。鲁襄公十一年,郑人赂晋兵车百乘。二十五年,郑子展、子产带车七百乘伐陈,车数与城濮之战晋车之数相等。哀公二年,晋、郑铁之战,晋将卫太子蒯聩登铁丘上观望郑军,看见郑军很多,害怕起来,自投于车下。此战晋人以郑为大敌,可见郑国的兵力自春秋初年到末年始终不弱(郑兵曾与晋、楚和诸侯联军开战,诸侯的兵甚至畏郑不敢越过郑境,反被郑军所败。郑国军力的强大于此可见)。

    赋兵制

    兵制不可详知。大抵是寓兵于“土”和“民”的。“士”本是武士,他们的唯一事业便是习武打仗。至于普通人民,据说平时三季务农,一季演武,又在四季农闲的时候举行狩猎以讲习武事。三年大演习一次。遇到战事,便征士民为兵。至于平时国家的常备军大约就是些武士之类。

    军队组织

    记载既凌乱,又缺乏。据保甲制是:五人为一伍,十伍(五十人)为一小戎,四小戎(二百人)为一卒,十卒(二千人)为一旅,五旅(一万人)为一军。这种记载至少可信为当时列国军队组织的一种影子。又据记载,车战:十五乘为一广,二十五乘为一偏,二十九乘为一参,五十乘为一两,八十一乘为一专,一百二十乘为一伍。这种制度也是“其详不可得闻也”!

    战车之制

    战国以前用兵少称人数,多称车乘。每一乘的人数:一乘共甲士十人,步卒二十人。一乘的人数,连乘车者和步卒(每乘的甲士和步兵的分配似乎没有一定),确是三十人左右。郑国时人常说千乘之国,千乘是大国,大国三军,据旧说一万人左右为一军,那末一乘自当有三十人之数。

    每乘兵车上的主力人员大致是三人:在左边的叫做车左,掌管射箭;在右边的叫做车右,掌管持矛应战;在中间的是车御,掌管御马驰驱。但主将的戎车,却是将帅居中击鼓,御者居左,持矛居右。至于君主的车乘,因为当时某种习惯把左首当作上首,所以君主居左,御者居中,持矛居右。又一乘兵车上的主力人员,有时也不限于三人;有所谓“驷乘”,是四个人为一车上的主力,用以增加战斗的力量的。至一乘兵车所驾的马,大致是以四匹为常度。

    徒兵

    戎车之外的步卒,有的杂在车队里;有的单以步卒组织成军,这便是所谓“徒兵”。《左传》记载鲁隐公四年,宋、卫诸国联军把郑国的徒兵打败。又载襄公元年,晋国合诸侯的兵伐郑,又把郑的徒兵在洧水上打败。这是郑国的徒兵。郑国的徒兵大致是很有战斗力的。

    武器

    武器大致用青铜制造。其种类略有戈、矛、剑、戟、刀、斧、钺等,分为“击兵”(横击的兵器)、“刺兵”(直刺的兵器)、“句兵”(钩曲的兵器)三类。此外尚有弓箭和石块,用以及远。甲胄干楯,用以防身。旗帜,用作标记。“钩援”(云梯之类)、“临车”(从上临下的车)、“冲车”(从旁冲突的车),用以攻城。擂鼓进兵,鸣金退兵。军队所住,除帐幕外,筑土自卫,是谓“营垒”。

    8文化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春秋战国时期的中国社会发生了巨大变革,“这一变革使中国社会产生了剧烈的震荡,经过数百年的震荡、整合,中国的国家形态、经济制度、政治制度、阶级关系等等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正是这场重大的社会变革,使春秋战国时代的文化更加光辉灿烂。”郑国文化正是在这场变革中孕育发展。郑文化在传承周代主体文化的同时,有自己的特色,具有较强的开放性与流动性。

    《郑风》、郑声与郑音

    《诗经》是周代礼乐教化的重要内容,其中《郑风》二十一篇,占十五国风的八分之一强,是研究郑国礼乐教化、文化风俗的重要材料。《郑风》二十一首诗,除《清人》、《羔裘》以外都涉及爱情婚姻,是研究郑国思想文化、考察郑国婚恋风俗的重要文献。

    郑国的音乐在春秋时期在列国间比较有名,郑国常常把乐师、乐器作为礼物赠予他国,如《左传·襄公十一年》载:“郑人赂晋侯以师俚、师触、师蠲”以及“镈磬女乐”,为“礼也”。《左传·襄公十五年》“(郑国)纳赂于宋,以马四十乘,与师茷、师慧。”《国语·晋语》:“郑伯嘉来纳女工妾三十人、女乐二八、歌钟二肆及宝镈。”既然符合礼制,那么这些乐师、乐器是用于演奏雅乐的。

    郑国是晚迁的国家,主要奉行周礼,结合当地土著文化,加之便利交通,商业发达,交流广泛,人们的思想相对活跃,四战之地,各种文化在此冲突融合,容易产生有别于传统的文化现象,通俗音乐——郑声就是典型代表。它的出现与发展打破了音乐政治教化的束缚,突出其娱乐特征,注重个人感受,轻快活泼,“朱弦而疏越,壹倡而三叹,有遗音者矣”,更加注重表达真情实感,追求旋律的美妙,或欢快活泼,或低沉哀怨,或委婉悠扬,形式各异,变化多端,令人百听不厌,把周代音乐引向一个新的领域,在中国音乐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教育

    郑国是一个非常重视教育的国家,教师的地位非常高,著名的有不毁乡校的故事等。学制大概分为大学、小学二等;大学立在国都之内,小学立在乡邑和家中。学校所造就的人才,只是王子、公子和卿大夫士们的子孙。他们先进小学,然后循序进入大学(当时的学校又是议论朝政的所在,《左传》载郑人游于乡校议论执政,所谓“人”当是朝廷上一班执事的人员)。那时教育的课程大致分为文、武两项:文的教育的科目是书(文字)、数(计数)、诗、书、礼、乐以及其他的古典等。诗是祭祀用的颂神歌和当时士大夫们抒情的作品,其中较多的还推各国流行的民歌。书是史官所记的诰誓等档案。礼是各国通行的仪节。乐是古代和当代的音乐(诗便是奏乐时所歌唱的词句)。诗书在当时不知道已否写成书本?至于礼和乐两项最重要的科目,则本来并没有写成的书本,他们只凭口头的传授和实际的演习。武的教育科目有射、御、技击等项。他们也像现在的体育家一般,整天裸着臂膀练习射箭、御车和干戈等的使用。武的教育是他们所最注重的。学校的“校”字似乎就从比较武艺的意义出来。除了上述文、武两项普通的教育以外,还有许多专门的科目,如卜筮、历数等等,那是专门家所学的东西,似是父子相传,不授外人的。当时的贵族女子似乎也受过相当的教育,便是所谓“姆教”;至于制度如何,没有可靠的材料。

    文化名人

    邓析邓析

    名家邓析 邓析,(?-前 501 年),子产执郑时为郑国大夫,曾经是郑国政坛的风云人物,著有《竹刑》。《汉书·艺文志》把邓析列为名家第一人,“《邓析》二篇。郑人,与子产并时”邓析的《竹刑》应用于实际当中,帮助人们解决诉讼纠纷,“邓析之《竹刑》,殆即其所以教民为争之具,而当时之贵者,乃不得不转窃其所以为争者以为治也。此亦当时世变之一大关键也。”可见《竹刑》并非法律,而是教人理解刑书、以及运用成文法的方法论一类书籍,类似教材,是对刑书的解读与运用之书。

    道家列子 列子,春秋末战国初郑国人,居郑圃,即今河南中牟县。《庄子》又称之为“子列子“、“列御寇”,“御”也作“圄”、“圉”。马叙伦《庄子义证》据《德充符》子产师伯昏无人,而《田子方》篇列子为伯昏无人射;《吕氏春秋·下贤》,子产见壶邱子林,高诱注:“子产壶邱子弟子”,《应帝王》称列子归告壶子,司马彪云:“壶子名林,列子师”,可证列子与子产同时。列子曾问道于关尹子,师壶丘子林、老商氏、伯高子,四者皆属道家派。可以说,列子上承老子,下启庄子,是先秦道家的重要人物。列子居于郑圃四十年无人识,《战国策·韩策二》载史疾答楚王时说:“治列子圉寇之言。”可能在战国时列子已经享誉诸侯。现郑州市东 30 里的莆田村东南有一座小型墓冢及墓碑,传为列子墓。

    列子列子

    《列子》,又名《冲虚经》,为列子及其弟子、后学著作编汇而成,是道家的经典著作,“其成书必在三家分晋之后,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前。”始皇之世,未能免于秦火,几尽失传。汉初,黄老思想盛行,该书重见天日。然汉武帝独尊儒术之后,又被遗忘,散佚民间。后经刘向、刘歆父子搜集残本校理而成八篇,即《汉书·艺文志》所说的“《列子》八篇”,《天瑞》、《仲尼》、《汤问》、《杨朱》、《说符》、《黄帝》、《周穆王》、《力命》,但流传不广。至西晋末年该书又近失传。东晋张湛拼合、校勘家藏《列子》三卷,“始得全备”,加以校释,作《列子注》,流传至今。《列子》中寓言故事一百三十余篇,如《愚公移山》、《夸父追日》、《杞人忧天》等等,用这些虚构的故事来说明玄虚之理,妙趣横生,发人深省。和《庄子》寓言共同构成了先秦文学中与写实文学迥然不同的寓意文体,推动了中国古代文学的发展。

    列子在老子思想的基础上发展了道的学说,完善了道家宇宙观。列子认为“无所由而常生者,道也”,道超脱于万物之上,没有任何依靠而自然存在。列子贵虚,非图其名,而是真正地追求清静无为,以掌握道。列子认为过分地关注得失,只能破坏道,道已经被破坏,再用仁义去引导,是不可能恢复原貌的。列子贵虚的观念正是老子“致虚极,守静笃”思想的延伸。


    9社会生活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服饰

    古时人穿衣,上面是衣,下面是裙,裙叫做“裳”。据说只有一种“深衣”(简便之服)是上下衣裳相连的。衣裳之间有带(大带用丝叫做“鞶”,革带用皮),以资束缚。礼服的前面又有皮制的蔽膝,叫做“韨”或“韠”或“韐”,大贵族的韨是红色的。又有包束足胫至膝的“邪幅”,叫做“逼”。内短衣叫做“襦”,长衣内塞绵的叫做“袍”,不加绵的叫做“衫”。下体近身的叫做“禈”,有袴衤官的叫做“袴”(不缝裆),也叫做“褰”、雨衣叫做“制”。男子头上有冠,女子头上有笄(冠笄外又有巾)。贵族的男子身上佩有玉器和刀剑等(玉是宝器,当时人非常珍重。人们冬天所穿的有绵(丝绵)衣和皮衣,皮衣是用狐、貉、羊、鹿、熊、罴等皮制成的。(古裘衣皆如今之反著、外加衣以掩之谓之“袭”,开衣露其裘谓之“裼”)大贵族穿着“锦衣狐裘”。睡时有“寝衣”和“衾”(被)、“裯”(帐)、“枕”等。斋戒时又有“明衣”(是布制的)。男子们打仗时所穿戴的有甲胄等。甲胄是用犀兕等皮制的,外涂丹漆。女子们讲打扮的是“绿衣黄里,绿衣黄裳”和“缟(白色)衣綦(绿黑色)巾”。奇异的服饰是那时人所禁忌的,如郑公子臧好聚鹬冠(鹬鸟的羽毛所作的冠)为郑君所恶,派人把他杀了。

    饮食

    古人的食料,和现在人所吃的也差不多,他们通常所吃的饭,是麦米和菽豆等(当时以粱米为贵食,所谓“食必粱肉”,是很奢侈的事)。吃的菜:荤的有牛、羊、猪、狗、兔、鸡、鱼、鳖等肉(牛最贵,羊次之,猪、狗、鸡等又次之,鱼、鳖为下),最著名的美食是熊掌;素的也有各种菜蔬。平民们寻常吃素,贵族和老人们才得吃肉。贵族平民都以羹为常食。盐、酱、醋等在那时也已发明。另外还有一种糖浆,叫做“饴”。盐醋等之外,又用梅子作调羹的作料。姜、葱、韭等也是那时人日常必用的食物。喝茶的风气还不曾有,他们所喝的:冬天是热汤,夏天是凉水。娱乐交际的食品则有酒和果脯等。

    居住

    周代,已经有了瓦屋。周代贵族阶级的屋子,大致分为两种:一种叫做“路寝”,一种叫做“小寝”(庶人只有一寝);堂后和堂前有庭,和现在的屋子也差不多。室里有牖,室外有门户,屋外有檐,有墙,有大门。堂下有两道阶:在东边的叫做“阼阶”,在西边的叫做“宾阶”;宾客进门时,主人迎入,自己从阼阶走上去,宾客从宾阶走上去,互相揖让行礼。屋内布席和几筵。屋外又有园圃之类。娱乐的地方更有各种台榭。打仗时人们所住的则有营幕。西周以来,贵族们已有飞檐式的房屋。当时席地而坐,用几凭依,睡时则用“床”。

    交通

    古时的交通在要道上设有旅舍。路旁有表道的树。周室为当时天下的共主,在西周的时候,已建筑有像砥(磨刀石)一般平,像射出的箭一般直的“周道”。交通的工具,大致陆地用车(有服牛、乘马、人挽),水道用船或筏。古代的交通工具种类也很多了。但庶人出外是步行,而且要自己带了粮食。北方水浅,少有桥梁,人们过小河的时候,往往用牵衣涉渡的方法。

    娱乐

    古人娱乐的事情大致饮酒奏乐。如郑伯有好酒,造了一所“窟室”(地下室),全夜饮酒奏乐,结果竟致丧身之祸。男女们驾车出游,也是一种消遣的方法。贵族阶级特殊的娱乐有所谓“女乐”,是女子的歌舞队。又有“优戏”,多用于祭祀时。贵族们在幽美的园榭里,喝着老酒,听着音乐,其乐无极。有时可以出外游散,打猎。当时已有博弈的事。

    主要节日
    上巳节上巳节


    上巳节日:春季有个很著名的节日,叫上巳节。每逢农历三月上旬的巳日(三国魏以后一般定为三月初三),男男女女穿上新缝制的春装,倾城而出,或到山谷采摘兰草,或到水滨嬉戏洗浴,或到郊野宴饮行乐。认为这样可以祓除不祥,名之曰春禊。《诗经?郑风?溱洧》对东周郑国已流行的这个风俗有很生动的描绘:“溱与洧,浏其洧矣;士与女,殷其盛矣……”春游与上巳显然有关联,上巳春禊就是一项春游活动。有更多的证据表明,先秦的春游并不限于上巳一日。《诗经?郑风?出其东门》云:“出其东门,有女如云”,郑国都城西南郊溱、洧二水是春禊之地,这首诗道出了青年男女平日则去东门外探春的情景。

    10外交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周幽王时,身为周王室司徒的郑桓公,看到西周行将灭亡,就在太史伯的建议下,将财产、部族、宗族连同商人迁移到东虢(guó,国)和郐之间(今河南嵩山以东地区)。太史伯的建议,为郑国东迁规划了发展蓝图和斗争策略,郑武公和郑庄公相继为周平王卿士,且能控制内部卿大夫的势力,在春秋初年的历史上,郑国甚为活跃。

    郑庄公在解决宫廷内部矛盾的同时,积极扩充军队,广开疆土,先伐卫,又与齐结盟伐翼、伐宋、侵陈,比武公更为激进,俨然以小霸自居,这就激起了周平王的不满。公元前719年,周平王驾崩,桓王即位。桓王对郑庄公不信任,起用虢公忌父取代庄公在朝之职。郑庄公不满,为此闹到朝廷,导致周郑关系恶化,以致弄到周王室与郑国交换人质,就是历史上说的“周郑交质”。周王子狐与郑公子忽,作为人质互相交换。郑庄公又派祭足带人割取温地的麦子,接着又取成周之禾,周郑关系进一步恶化。

    公元前707年(周桓王十三年),周桓王免去庄公朝中司徒之职,又亲自带领诸侯联军讨伐郑国,被郑国的祝冉射中肩膀,史称“射王中肩”,当祝冉再射一箭时,被庄公阻止,说:“君子不欲多一人,况敢凌天子乎!”并派祭足慰问桓王,这一方面说明郑庄公作为“春秋小霸”已有能力与周王朝抗衡,另一方面仍作为周王朝之公卿,对周王朝的抗拒是有理、有节的。

    郑庄公治理郑国43年,是郑国的极盛时期,此时郑国疆土,南建栎邑(今禹卅市),东建启封(今开封),北与卫、晋交错,西控巩、洛,胁宋迫许,威加北戎,常受王命伐叛臣,抗王命主公道。

    前630年,九月甲午,晋秦围郑,郑文公采用离间策略,遣大夫烛之武夜缒出城,赴秦军中进见秦穆公,向其指出:秦、郑两国相距甚远,郑若亡国仅利于晋而无益于秦,而晋国实力增强必将对秦构成威胁。秦穆公认为烛之武言之有理,遂与其结盟后领兵回国。秦将杞子、逢孙、杨孙奉命率一部秦军驻新郑,助郑加强防务。秦军才撤军。

    前627年的春天,秦穆公派三位将军率军想攻打郑国,到了滑国,遇上郑国商人弦高和奚施,弦高诈称奉郑君之命用十二头牛犒劳秦军。奚施赶快回国,把消息报告郑君,郑穆公(即公子兰,文公子,嗣文公位)得到奚施的报告,派人去侦探秦国驻军的客馆,看见他们确有阴谋的准备,便向他们说道:“你们久住在敝国,我们供应不起了。现在我知道你们将要回国,没有别的礼物相送,只有原圃里所养的糜鹿,请你们取些去罢。”杞子们知道阴谋已经泄漏,只得起身逃走。孟明探得郑国已有准备、感觉前进必没有好处、顺便灭了滑国,班师回去了。所以秦军没再继续进军就回国了,晋军在崤打败秦军。当初,郑文公逝世后,郑国都城的卫戍官缯贺把郑国的内情出卖给秦国,所以秦军才来攻打郑国。

    在晋楚争霸战争中,介于两强之间的郑国成为双方争夺的焦点,因而连年遭受两国的交互攻击,致使郑处于晋来降晋、楚来附楚的被动状态。郑为摆脱这种困境,根据当时楚弱于晋的客观形势,决定诚意附晋。为达到受晋保护,免遭楚侵伐的目的,郑卿士子辰向郑简公建议出兵攻打亲附于晋的宋国,借晋率诸侯救宋攻郑之机与晋媾和;待楚军北上救郑之时,再与楚媾和,诱使晋全力为郑击楚,令楚不敢再侵扰郑国。郑简公接受其建议。

    宋人为晋侵郑,晋人自己也屡伐卫。同时宋人伐灭曹国,郑人也曾救曹侵宋。等到郑人服了晋,宋人又叛晋攻郑了。这可见郑、宋的世仇直到春秋的末年还没有解除。

    前375年,韩、魏南侵。魏伐楚,与楚师战于榆关。韩国伐郑国,韩哀侯灭亡了郑国,吞并了郑国。

    11郑国世系图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郑国世系表郑国世系表

    12考古新发现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河南郑国三号车马坑重现2000多年前“香车宝马”

    从春秋时期的郑国到战国时期的韩国,新郑作为国都有500多年的历史,被后人称为“郑韩故城”。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经过几代考古工作者的辛勤工作,这里的重大考古发现屡屡惊世,郑国三号车马坑便是其一。

    2017年2月重新开始发掘的郑国三号车马坑又有新发现。经过近9个月的发掘,目前已清理出4辆马车。其中一辆鞍车,形制之大、装饰之豪华,刷新了“郑韩故城”内出土马车的纪录。

    据此次发掘项目负责人、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马俊才介绍,从现场出土情况来看,初步推算三号车马坑的陪葬马匹有90~100具,是郑韩故城历次考古中最多的,这不但印证了墓主人身份的高贵,对于探讨郑国丧葬文化也具有重要研究价值。

    那么墓主人是郑国哪一代国君?马俊才表示,由于主墓严重被盗,随葬品几乎被盗一空,也没有相关文字记载,因此墓主人身份难以定论,根据目前发掘情况看,可能是春秋晚期君主。

    标签:成人图 buwuxian.com bet365x体育在线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百科 更多?
    杜寨村委会 登云镇 大丰外向型农业综合开发区 坳里 应坑乡 翟各庄村 杨河镇 桐木坪侗族乡 青河镇 沁河北道 宽街 井完
    过路坑 城厢街道 中心北路中心北里 枳机滩村 西峰 太和庄村 上海青浦区重固镇 龙市乡 泾县 风魔之血 大树 正品鸡
    芜园路 山东诸城市龙都街办 柳家台 孩儿坐栏 长春 易良武 太平门 闽侯兰州市 辉景乡 典泾叉口 洲村 田贝四路
    daikuanni.com buwuxian.com baibile.com liezixun.com kucaijun.com